• 2016-12-16

    好像小时候写东西,动不动就来一篇“杂”。日记本向来是宣泄处,不然多少的稀里哗啦或是噼里啪啦还是巴拉巴拉都将无处安放。希望儿时候的那些日记本还没有被老妈清理房间扔掉。

    幸许他们依然在储物间的某个箱子里静静地躺着。今后读来一定会放肆的嘲笑或是默默的敬佩当时的自己,至少。

    最近忙得不可开交,其原因,莫非还是自己太贪,什么都想要,却总是忽略了汲取重点和理性的停下来思考。

    之前想去的旅行地还是在忙里偷不出闲的时候去了,丹纳利芙和大加那利岛。和博士,博士同学,还有马云弟弟,基友四人组愉快的去野了三天。最后出发前没干完图,说好的不带电脑的呢?我竟然还是向现实低下了头。野在岛上的三天依然心系项目,无法忘怀,难以尽兴,暗自决心,下次旅行一定摆脱电脑!!

    火山还是令人兴奋,因为没有提前两个月预约想要登顶,所以我们终究只是到了火山的接近顶部的区域。海拔3500米,好像我闻到了高原反应的气息,远望南大西洋,近处是地表偶尔冒出的蒸气,虽然原不入冰岛的那么密集,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在另外一个没有去的火山岛居然还有火山蒸汽烤肉之类的菜。

    晕船发生在一艘长得像海盗船的木结构老船上。晕船,是这次旅行对这个越来越陌生的感觉的一个温习,温的滚瓜烂熟,胃酸和胆汁已尽,被掏空。一路颠簸,摇曳,刚开始觉得并无大恙,终于在走道前甲板中间位置的时候开始崩盘,最气人的是船员们在我吐的海枯石烂的时候开始供应中饭。。。于是我就这样目送着那些勇敢把饭吃下去的人,如何顺利成章的把饭菜又原路返回的送了出来。。。

    还去了海滩,海滩直接连着沙漠,一部分是裸体沙滩,于是我们就谈的被各种视觉冲击“腌制”了一个下午,得出的结论是自卑也没有用。

    最后一天我们从拉斯帕尔马斯的老城徒步一个小时到了拉斯帕尔马斯的新城,于是大家清楚了一个概念,微信步数,只和步数和步频有关,在同等距离下。造成结果是我此类小步伐,高步频患者,让其他几位在数据上完全无法于我抗衡,流露了一些失落。。好在最后到达了目的地金门饭店,中餐瞬间化解了大家的怨念。

    在伊莱克斯的顾问工作很顺利得不可思议,好像什么项目总能游刃有余,总体来说没有我想要的那么自由,却很好的“限制”了自己。于是竟然刚刚好。。 夜晚和周末的工作室项目不顺,效率低,想要的设计经常被模型结果打得支离破碎,在deadline临近的时候推倒重来,我有点小紧张。不过已经有了backup的方案。棒的!

    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跑步,上次跑的时候湖面上还有波纹,今天路过的时候早已冰封。先实现一个小目标吧,早起跑一个!

    未来会怎样,应该还是杠杠的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