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3-26

    博阿茨

    博阿茨,以色列人,持德国签证的以色列人,(战后德国政府补偿犹太人政策),也是弄产品设计的,13年的时候只身一人从柏林来到哥本哈根,我那个时候也刚好结束了在normann一年的实习开始转而做一周2天的freelance。他在normann的大半年,记得一次圣诞年会他喝大了,我把他送回家,此役成为公司的笑柄。。后来开始熟识起来。和他差不多时间来的另外一个实习叫安德烈亚斯(在欧洲真是是个人就叫安德烈亚斯。。),和博阿茨同时间走,后来去了HAY. 而博阿茨辗转到了斯德哥尔摩的Note,那个时候我刚好回学校开始毕业设计。所以就少有联系。如今终于落脚在斯德哥尔摩,自然每周都会出来聊聊天。他在note也快一年,做了好几把像样的椅子,结束了在note的实习。四处投递开始找工作,瑞典丹麦劳动市场总体饱和,最后未果恐要回特拉维夫。我记得有好几个晚上我们去slussen周边的酒吧聊天,聊生活聊理想聊未来最终无非落到聊工作。有一天他眼睛冒着光告诉我:和家人商量之后,他最终决定留在斯德哥尔摩,开始开始自己干。为他感到高兴也有点羡慕,在北欧做家具,不独立,不承担风险,就没有想要的自由。当下就是做家具的最好的时代。

    博阿茨当过三年通讯兵,他背部有几根脊椎骨打了钢钉,斯德哥尔摩阴冷,一吹风他会背疼,他平日的爱好是攀岩。

    米兰周回来之后我们准备一起做一些椅子。

    分享到:

    评论

  • 脊椎有钢钉,听着菊花就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