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6_01_23

    现在是凌晨430,我竟然躺在比利时西边某处的一艘旧船甲板下,船员的休息室。各类的陈旧气和夹杂的樟脑味,还有淡淡的怪味,难道是各个时代船员留下的脚臭味?据Bjorn说船造于1940年,85年的时候是它最后一次航行,之后就停在这里一直到今天。船的英文名叫“领航员”。只可惜今天它在这个废弃的港里被困住,唯一的是缓慢的漂浮感,让人依稀觉得这并不是一个被人祭奠的沉船博物馆,几缕生机。凌晨两点半的的时候Bjorn对我说,走,我带你去小坡对面的海边看看。爬上一个小小的沙丘,是舒缓延伸到海水的沙滩,舒缓到感觉可以再放几个足球场在前面才能遇到海浪冲上沙滩的地方。难怪说比利时没有像样的自然深水港了,google地图看过去西海岸线就是条直线。继续走过那几个“足球场”,踩过无数“搁浅”的蛏子,噼里啪啦的,一种清脆的壳被压裂的声音里,以层层海浪为背景音,大西洋就更为静默的呈现在面前了。

     

    背后巨型灯塔犹如磐石,塔顶射出的旋转型的光。黄绿色的灯光间隔性的扫过天上的云层,仿佛是逆行的极光。此类场景让我依稀联想到小时候看的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海底两万里》的封面,沉静而又奇幻。

     

    好像不记得什么时候认识的这个Bjorn了,好像是千年不用的GMAIL邮箱里的聊天器突然跳出来一个框。几句寒暄之后,原来是来找我做产品设计的。简单的闲聊几句的几周之后,他就从列日直接赶到瑞典来了个斯德哥尔摩一日游。于是那天我就边他谈项目边导游。。之后大概有大半年,期间偶有关于一些项目前期研究的消息,但并无实质性的进展。直到有一天,他说,我们要正式启动这个项目了,我在比利时,你过来吧。在Ostend海边我有个船,我把团队所有人都召集了过来,会在这个船上开会。

     

    Bjorn最早前是个太阳能板的安装工,同时还是社会紧急救援志愿者。后来他不做太阳能了安装了,却对太阳能技术和电力上传至电网开始感兴趣,才发起了这个关乎社会能源的项目。后来他告诉我,找我给他做设计也是因为以前网上看到我做过很多绿色相关的概念产品。

     

    去年他来斯德哥尔摩的时候,同行的还有他的女人,叫Cat。也有故事,是个农人,种地作物,建立当地的农人合作社,非盈利性的一个组织的公司。后来他们关闭了这个公司,他们还是自己种自己的地,只是脱离管理层,全心开始这个新项目。这个船就是之前那个非盈利组织的遗留产物。而现在自然而然就成为了这个项目的办公场所。

     

    Bjorn在斯德哥尔摩的时候问我,你是要合伙来还是纯服务。我:“纯顾问”。

     

    这个船上来了好几波,这帮人英语都不错,几乎没有什么法语口音,但是他们聊着聊着一激动起来就把我撂一边,叽里呱啦的法语就不停。

     

    他给我们来的人都安排了船上的房间,让我想起了房客,游说者。。。之类的春秋战国时期的状态。确实,比利时人多有创业心,与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他们合伙人闲聊,居然前前后后搞了十来个公司。。

     

    因为地处法语区深处,伙食尚佳,蒜香面包,cheese的品质好像比北欧的要上个档次。。浓郁奶味的咖啡,他们喝咖啡必须放糖,我心想要不了多久若被他们带入可不好,慎重,绝不放糖!

     

    总之除了项目和吃货之外,认识这帮奇人还是挺好玩的。

     

    比如有个搞电路的黑人孩子,还是乐队里的主音吉他。

     

    CAT喜画画(Bjorn的女人),各种包豪斯的构成画,随手拿来桌上盘子来画圈,她说她画的不停是为了戒烟。。

    第三合伙人,名字不记得了,工程师,开过十多个公司的那个,每次都能扯很远。。大家尽然最后便很有默契的齐心协力的帮他转话题。。

    亨利,二十来岁,在列日的一个大学学心理学研究生,铁匠,平时做的是组织创意项目管理的活动。。阴差阳错的认识了Bjron,便自然的invlove来了。

     

    还有就是这几天天搞到半夜3-4点,然后他们还专门请了个阿姨厨子。。

     

    在船上晃悠的那几天,我真的算是开眼了。

    项目还在继续,应该还会继续被各种好玩的刷新的。

     

  • 2016-01-13

    一念想

    待到赤日炎炎时再去趟北极,

  •  

    总在探寻一种舒服的节奏,让兴趣与谋生自然和解。

    终以不独立的方式走向通往独立的路,2015年初夏的样子我终于开始做自己的设计工作室了,offically。

    就好像大言不惭的在网站写下“Studio Dejawu established in Stockholm 2015, we began much earlier”

    www.studiodejawu.com

    要做工作室的想法,和具体工作室要做的内容,其实早几年前就已经默默的开始。

    只是15年前工作,求学,各种刷经验值,以及研究生时的毕业设计项目好像占据了生活大部分的动静。

    直到顺利毕业后从隆德搬到斯德哥尔摩。

    早年命名的工作室名字JOININ DESIGN,也将回归产品系列的名称,且仅用于JOININ DESIGN SERIES的产品名和这里的博客名。

    如今的Studio Dejawu Design,涵义上或许有了更广的视角。

    物,多数是和人过往经验或是记忆相关的容器,而打动人们的总是那些似曾相识的物。

    无论是造得之物为人所用,还是造物者有感而发之后的下意识行为,似乎都逃不了这个源泉。

    嗯,好像是比较清晰了。

    依旧是忙,好在享受当下的状态,被打了鸡血的那种,对, “暗涌”?

    以不独立的方式走向通往独立的路,要折腾,会很忙。

    2016

    希望一切如所愿,可获得笃定;亦或不如所愿,则拥抱惊喜。

     

  • 2015-12-12

    我来交作业了

    一口气注册了三个域名,

    国内不翻墙还是打不开。。

    这个可以先用起来:

    studiodejawu.com

     

    16年 二月 9 到 13 号,

    在斯德哥尔摩附近的就来看我的展吧 :-D

    展位号和地址是:

    VH 03 : 15, Greenhouse

    Stockholm Furniture Fair

    Mässvägen 1 Älvsjö, Stockholm

     

     

     

  • 转眼已经来首都快一年,

    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

    除了多次坐在晃动不堪却温暖烫热的火车车厢 (“合金弹头”游戏感的SJ)

    就是踏着雪来面的试

    又是踏着雪来签的合同

    然后是踏着雪来找的房子

    今年冬天到了这个点斯德哥尔摩还没有下雪

     

     

    生活好像开始接近了我想象的那个比较踏实的样子

    新工作室进展很慢,但是人说:慢慢来,会比较快

    宽敞的写字台还不够,需要上下升降调试桌面高度,以获心理安慰,好像站着工作起码会觉得健康感些;

    记账这种事,终究是要请个专业的财务;

    10月份之后开始变得异常忙碌

    奔波于各种kickstarter项目,好像搁置了做家具

    木工房没有常去,心中竟不免惭愧。。

    好在和BOAZ的椅子有所进展

    貌似有了3D打印后,做东西胆子会大

     

     

    新年里的几件事儿:

    新成立的工作室studio dejawu design算是有了个名头,

    几件新作品会在斯德哥尔摩家居展的青年设计师展Greenhouse中展出

    因为网站还没彻底到满意的程度,所以还没有公布,暂时

    展品准备的八九不离十了。

     

     

    又读《纽约锁记》,大抵有些共鸣了

    尤其书中写道人们选择去自己喜欢的地方,

    比如美术馆之类的,

    而另一方面,美术馆里则聚集了不同的人,

    这是不是美术馆对人的筛选呢?

     

     

    过了新年的时候会被一个比利时的项目邀请去一个旧船上做brainstroming和stuff meeting,

    是个做公益为出发点的创业公司,项目听起来会比较有意思的样子,

    不禁让我想起了什么第一次代表大会,好像都一定是要在船上的。。

     

     

    能抽到空还是一定会去练滑冰,

    现在的平衡感终于可以保持不摔了。

    圣诞前准备去趟北极圈,

    引用一个专辑的名称作为结尾:

    soon it will be cold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