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来有意思,现在回想起来,几个朋友聊起经常感叹,和这个西班牙人做了一整年邻居了才发现原来是未来一个班级的同学。。。实习的那年,没有去常去学校,才造成此种相见恨晚的场景。

    13年秋天回到学校,一天开课,回家的时候发现我们的房间就隔着一个电梯。。

    随后的日子里,和此西班牙人开始混迹。。

    做饭,吃辣,踢球,讨论家具,细探北欧各个家居品牌的差异,各类胡扯哲学,精神鸦片,人生扯谈,真的很能聊。。。

    很多人喜欢用“不会 xxx的yyy就不是好zzz” 来形容此人的经历或者生活diversity的程度。那他必定是“不会做家具的建筑师,就不是厨师”,勉强可以这么形容吧,可这么说会不会太得罪“厨师“这个职业。。但此人的diversity又何止这些。待我慢慢道来:

    此人在西班牙南部城市格拉纳达学习建筑5年,属于当地学校少数按时毕业的学员,随后在德国斯图加特的一个建筑事务所又工作了5年,最后工作的2年里开始厌倦和乏味成为某种单调的工具,突然有一天受到好朋友兼同事的启发与怂恿,一心向往北欧家具,辞职后便来到了瑞典。

    此人学习能力很强,善于自我反省,谦虚勤奋,没有多久就把学校的CNC的技术学到手,目前算是从学徒到员工转型路上前行的状态吧。

    此人还是一个虔诚的天主徒,一周两次的礼拜,打雷都不动。

    由于关系好,经常被同学损友开一些玩笑,虽然彼此也开着那些特损的不留面子的玩笑。。。

    总之是一个有挺意思的人。

    我们成天嘲笑他带着浓重西班牙南部口音的英语,s和sh不分,饭菜端上桌,他常对大家说:“please, please s(h)it !”

    我说:but... do you have paper?

    (。。。好像还是我更贱一些。.)

     

     

    此人的一些东西,

    http://nestorcampos.com/

     

     

  • 2014-10-16

    又,将近毕业

    又近一年毕业时,也算是一个人生的新的节点,每天15个小时的工作,感受是intensive but also with a lot of enjoyment. 做honest的设计,但觉无比欢乐。

    未来的路,清晰还是恍惚,time trys all。。

  • 2014-10-12

    安大略亚思

    来自德国柏林的工业设计老师Andreas,平时偶有交谈,百分之五十的工作时间用来教学作为学院的part time lecture,另外一半时间在运作柏林的设计工作室。秋天,是他教学的季节,如果看到一个红色Y3的阿迪套衫的高大身影,站在某个门口(室外),电脑本搁在某个门进的读卡器机柜上回复邮件,并使劲的抽烟,一副介于专注和惬意之间的状态,那就是他。他和他的作品也会出现在各个展览,作为参展人的状态,几乎和站在门口抽烟的状态时一致的,从来也没有主动去pitching路过的客户,只是变成坐在椅子上回复邮件而已。。。真的是“而已”。半夜在工房偶然也能看到他,因为有电闸的钥匙,幸运的话也能去小蹭下机器。

  • http://www.interbound.net/simple-life/20140921152706.html

    http://blog.artsthread.com/2014/09/ldf14-designjunction-preview/

    http://www.frameweb.com/news/ventura-london-debuts-at-london-design-festival-2014

  • http://www.lth.se/fileadmin/lth/utbildning/images/programmen/Inddesign/3projects/one_life.html